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股票代码:002479 10.79-10.98(0.19)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能源相关 >

煤变油,解密潞安煤变油

    原标题:解密潞安煤变油


 

  

  谁占有了石油,谁就占有了世界,因为他可以用柴油统制海洋,用高度精炼的石油统治天空,用汽油和煤油统治陆地。除此之外,他还能在经济上统治他的同胞,因为从石油中他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财富!

   ——哈维·奥康诺(1958年)

  能源是国民经济的命脉。

  石油问题一直是共和国发展的能源之痛。我国煤炭资源丰富,是世界上一个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相对不足。国内成品油供应缺口巨大(千万吨级)。有数据表明,从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我国石油主要依赖进口,且每年进口量都在急剧增长。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2015年~2020年将是我国对液体燃料需求的高峰期。届时,即使是快速发展氢能和生物质能等新能源技术,并加大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高效利用,也不能从根本解决我国面临的能源危机。

  石油,是现代社会生存的血液。据了解,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都已从多次石油危机中吸取教训,普遍建立起完备的石油安全体系。发达国家为应对石油供应中断的突发事件,一般都储备相当于90天的石油进口量,日本和美国的石油储备更是长达半年之久。我国原来是唯一没有战略石油储备的国家,由于石油能源的短缺,我国政府在政治、外交的许多层面,都不得不受到能源的牵制。近年来,我国开始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基地。2008年初期规划的浙江镇海、浙江舟山、山东黄岛和辽宁大连四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目前已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还将继续启动锦州等8个石油储备基地建设。

  为了石油,共和国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于经济。

  在国家石油战略发展中,“煤变油”的可能性和最终的实现,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煤变油”的路有多长?

  有关人士预言:10年后,我国将出现燃料油供需严重紧张的状况。如何缓解这种状况?

  对于富煤贫油的中国来说,增加进口不能不说是一种途径;但从国家能源安全角度讲,煤变油则是从自身出发实现自给自足,不仅具有经济性,而且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现实意义。

  石油和煤均属化石能源,它们有差不多相同的“成长历程”。它们都是远古时代沉积的生物体,在一定的压力和温度条件下形成。它们还有着近似的“基因”——主要由碳氢化合物组成。“煤变油”,对于不懂专业技术的人来说,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想法!从专业角度看,“煤变油”,是以煤炭为原料,通过化学加工过程生产油品和石油化工产品的产业。一般来说有两种技术方式:一是煤炭直接液化,二是煤炭间接液化。

  由于煤炭直接液化的操作条件苛刻,目前在世界上没有工业化先例。适合于工业化生产的“煤变油”都是间接液化的。据有关资料显示,这项技术最早在20世纪上半叶由德国人发明,希特勒为了满足战争机器对石油的渴求,鉴于德国富煤贫油的国情,发明了煤变油技术。

  二战以后,煤变油成为石油资源贫乏国家缓解石油紧张状况的重要途径,如南非等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初,由于国际油价暴涨,美国、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开始进行大量的煤炭液化技术研究和开发。到80年代初,大部分煤炭液化项目被搁置起来,但南非例外。南非之所以拥有世界最先进的煤间接液化技术,原因是南非没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仅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另外,到80年代中期为止,南非受到30年的贸易禁运,这些因素促使南非大规模采用煤炭液化产品。目前南非60%的运输燃料是由煤炭提供的,煤变油给南非找出了一条石油自给的道路。

  据观察,“煤变油”之所以难以形成工业化生产,主要是由于生产成本太高等多种原因。好多国家对“煤变油”产业化,更多是一种望梅止渴的心态。

  历史上,煤一直是重要的化工原料,只不过传统的煤焦化工艺已经非常成熟,当前的热点是煤气化和煤液化领域——最具有轰动性效果和经济利益的,是煤制油技术。中国一直艰难而执著地进行“煤变油”工程的研究。面对困难,我国许多有识之士不停地为其呼吁:“要从战略高度而不仅仅是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待煤变油”等等。因为石油和煤炭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一旦进入非常时期,“煤变油”是不需要计算成本的。时间进入20世纪80年代,或许还要早一些,中国科学家积极开展了煤炭直接液化技术研究,先后从德、美、日引进了几套装置在我国煤炭科学院与有关省市进行项目试验。据国家计委鉴定,实验项目均打通了从煤到油的流程,证实了技术的成熟性和可靠性。

  2001年,为了满足国家能源战略对间接液化技术的迫切需要,国家863计划和中国科学院联合启动了“煤变油”重大科技项目。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等部门承担了这一项目的研究。经过一年多的攻关,千吨级中试平台在2002年9月实现了第一次试运转,并合成出第一批粗油品;在2003年底,从粗油品中生产出了无色透明的高品质柴油,这种目前世界上最优质的清洁柴油的问世,标志着我国具备了开发和提供先进成套产业化自主技术的能力,并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可以将煤变为高品质柴油全套技术的国家之一。

  2004,这是一个改变煤变油命运的关键年数字。在这一年,国际石油价格持续上涨刺痛了无数人的神经,煤炭运输让那些为煤而谋的人伤透了脑筋,有关中国能源危机的预言犹如重磅炸弹悬挂在人们的心坎上,谁能供应中国石油?

  2004年初,国家发改委成立了中国煤炭间接液化项目对外谈判工作组(CCWT),负责研究、指导和对外谈判有关煤制油项目事宜。此后,壳牌与南非萨索尔公司分别与中国有关方面签订合作协议,就煤制油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和产业化生产进行合作。7月初,正在非洲四国访问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与南非签署了政府间的27个合作协议。9月28日,我国与南非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根据这项备忘录,我国两家大型煤炭企业分别与南非索沃公司合作建设两座煤炭间接液化工厂。

  煤变油,这个自我拯救的策略在人们焦虑不安的氛围中蓦然回首——关乎技术,关乎成本,几乎随着2004年终结的钟声,煤变油产业化的消息打消了人们苦苦等待的悬念。

  试图摆脱能源结构困境的我国相关部门、企业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煤变油”,并把其推向了一个战略转折点,为其置下了“生存”甚至“生长”的土壤。煤变油产业化的帷幕在中国正式拉开了!

  2006年8月,国家发改委在下发的《“十一五”十大节能工程实施意见》中,力推一批石油替代产品,为煤制油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温家宝总理在视察我国一大型企业煤制油项目时表示,煤制油项目是国家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次重大的科技探索,要尊重科学规律和经济规律,先行试点。之后国家发改委又发文要求加强对煤制油项目进行宏观控制与指导。

  2007年1月,在公布的《煤炭工业“十一五”规划》中,国家提出“有序推进煤炭转化示范工程建设,推进煤炭液化示范工程建设”,要求“十一五”期间,完成煤炭液化、煤制烯烃的工业化示范,为后十年产业化发展奠定基础。在下发的《国务院关于印发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的通知》中,国家再次表示,将稳步发展替代能源,制订发展替代能源中长期规划,推进煤炭直接和间接液化、煤基醇醚和烯烃代油大型台套示范工程和技术储备。

  面对利好的发展策略,我国多家科研单位和企业纷纷投入煤基合成油项目的研究。神华集团、 潞安集团、兖矿集团一个个大手笔频频现世。同时,各产煤大省纷纷打起了煤化工牌。在内蒙古准葛尔和鄂尔多斯、山西潞安、山东兖矿、新疆伊犁、甘肃华亭、黑龙江依兰、贵州毕节、云南先锋和安徽的淮南等地,呈遍地开花之势。山西省制定了《加快发展具有山西优势的煤化工产业三年推进计划》;安徽立志到2010年实现煤化工产业年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等等。大力发展煤化工产业基地,涌动的春潮显示出形势一片大好。

  所谓智慧,不仅是指精深的专业知识,还应有一种前瞻性的思维,能看到事物运作的趋势。在军事上,能够把握战场未来趋势的一方将牢牢控制战争主动权;在股市上,能够提前判断走势者,才是真正的赢家。

  2008年12月22日,山西潞安集团产出了中国第一桶煤变油!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欣闻潞安16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项目率先在国内出油。特发信致贺,并称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将继续给予高度支持和关注。希望潞安集团再接再厉,加强与科研机构合作,积累工程经验,尽快达标达产,并按规范进一步做好煤基合成油产业化和循环经济园区建设工作,为我国煤基合成油产业化发展和替代能源贡献力量……

  每一个企业成功的背后都有她超常之处。借用文学形象描述,她是独一无二的“这一个”,而不是“那一群”。我们讴歌独一无二的“这一个”,只因为他们在践行着这个泽被后世、利在当代的功业。

  中国第一个间接液化煤基合成油示范项目落户山西潞安集团

  俗话说:“善弈者谋势,不善弈者谋子。”

  有了战略,路再长,总有一天会走到。

  上世纪末,改造现有煤炭结构,加快以煤炭综合产品加工为主的新兴煤炭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成为山西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选择,而煤变油可以说是这一根本选择中的重要一环。

  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煤基合成油项目经过20多年艰辛研究,寻找更低成本、更成熟的煤变油之路。1997年他们找到了更便宜的催化剂,可使吨油成本控制在2000元左右,与炼油产品成本相近,甚至略低,并且拥有中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已转入示范厂建设阶段。2001年4月,山西省人民政府就与中国科学院签署了《发展山西煤间接液化合成油产业的框架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山西省依托自己的煤炭资源优势,借助产业化部门的加盟,通过国家投资和社会融资方式,以中科院山西煤化所在煤炭间接液化领域多年的研究成果为基础,重点进行工业化放大技术的示范研究和高新技术的系统优化集成,并分别于2004年10月和2005年9月通过了中科院组织的专家鉴定和科技部组织的“863”专家验收。其中F-T 合成技术、16万吨合成油联产60兆瓦IGCC发电系统关键技术已列入国家“十一五”期间“863”计划,钴基固定床合成技术列入科技部“973”计划。

  进入新世纪,中国工业再一次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峰。潞安领导层先后与加拿大西鹰公司、亚美大陆煤炭有限公司和德国森特赛姆公司等建立合作,延伸产业链,上马煤变油项目。

  2003年12月,从山西到北京,潞安煤基合成油项目在举行的潞安发展战略研讨会上,得到了与会专家和领导的充分肯定。

  如果说煤炭产业是潞安之树传统的主干,那么新时期在潞安煤炭产业粗壮的主干上,则萌蘖出了崭新的产业新枝。2004年,潞安集团和山西长治市的主要领导专程到北京汇报潞安煤基合成油项目,并拍板决策了“潞安520万吨油品及化学品煤制油项目预可行性报告”编制工作。

  与此同时,国际原油价格的迭创新高犹如一柄“芭蕉扇”为“煤变油”劲吹狂风,技术创新也给了“煤变油”巨大的助力。2005年,潞安集团在太原召开了煤基合成油示范厂项目论证会,委托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编制了示范厂可行性报告,进一步加快了技术层面的研究。5月26日~28日,北京,中国科学院山西煤化所合成油品研究中心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为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铁基浆态床合成液体燃料技术”面向国内公开招标。

  在中国,“煤变油”已经从热闹的“跃跃欲试”进入实质性的实施阶段。谁都看好了煤基合成油这一前景无限的产业。欲参加竞标的企业很多,各路诸侯雄心勃勃,并起争雄,不得手誓不罢休。谁都明白,在竞标中的胜利即意味着在未来竞争中的主动。

  最终神华集团、中海油、潞安集团3家企业入围。

  据了解,潞安集团竞争对手中海油,是中国石油三巨头之一,国内特大型知名企业。神化是中国煤炭企业的龙头老大,因此有“北有神华,南有三峡”之说。于是,潞安在北京参加竞标时,好多人就在议论,对此心存疑虑。在山西省委、省政府,长治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潞安联合天脊煤化工集团、大同矿业集团和徐州矿务集团参加了竞标。

  17名国内知名设计大师和专家组成的评委,经过3天的开标、评标和议标,最终潞安站在我国煤变油领域的前沿!

  有人说,潞安击败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是杀出的一匹黑马。但潞安人清楚其中的必然性。曾几何时,潞安凭着石圪节精神打天下,名扬四海;曾几何时,科技是潞安进步的王牌,潞安在全国率先建成了第一个现代化矿区。过去,潞安的综采技术就是行业的标准,潞安的喷吹煤技术就是行业标准……如今在油化项目上的潞安还会面临一些竞争和压力,但潞安人一如既往地执著与创新,在他们的视野里,油化这株新枝正在撑起一片新的天空。

  

 


    煤变油,解密潞安煤变油


  • [能源相关]钱智民,中核老总钱智民算经济账
  • [能源相关]煤变油,解密潞安煤变油
  • [能源相关]花样姐姐第二季,太阳雨携手林志
  • [能源相关]国家电网总经理,能源圈正在经历
  • [能源相关]热电联产,科学区分热电联产与“
  • [能源相关]中微网,刘世民:能源互联网环境
  • [能源相关]生物质能源上市公司,中国生物质
  • [能源相关]核雾霾,“核雾霾”为什么是谣言
  • [能源相关]中国新能源企业30强,【重磅】20
  • [能源相关]钱鸣高,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钱鸣
  • [能源相关]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全国能源工作
  • [能源相关]分布式能源
  • [能源相关]石油,石油是怎么来的?
  • [能源相关]中国天然气工业网介绍
  • [能源相关]竞价上网,什么叫电力的竞价上网
  • [能源相关]火电站与热电站有什么区别?
  • [能源相关]火电
  • [能源相关]pm2 5城市排名
  • [能源相关]中国能源网
  • [能源相关]核雾霾,雾霾 跟核辐射那个危害
  • [能源相关]中国天然气工业网
  • [能源相关]天然气还是天燃气?
  • [能源相关]什么是动力煤
  • [能源相关]全球新能源网
  • [能源相关]水电都包括哪些
  • [能源相关]中国新能源企业30强